微博:炎寻-超爱小译版

当宗大伟受伤了

宗大伟x成朗

宗大伟单身

同性可婚背景

非典型ABO

宗大伟A,成朗O

章宁没死

——————

1、


宗大伟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倒霉。新婚不久,刚度完蜜月回来就被派出国出差了。除此之外,还有点人祸。


宗大伟受伤了,腹部被流弹打伤了,幸好没有伤到重要器官。


那个国家也不是战乱,是因为可以合法持枪。


因为当地居民的一些私人恩怨,宗大伟就是好好的站在路边,然后很不幸的被流弹误伤了腹部。


宗大伟对此很郁闷,他招谁惹谁了,真是的!


刚做完手术,麻药劲还没过,宗大伟还有些昏昏沉沉的,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,成朗发来了消息,问宗大伟现在咋样。


宗大伟的第一反应是不想让成朗担心,于是回复到,没啥事啊。


回完消息的宗大伟感觉不太对,但在麻药的作用下,也迷迷糊糊的继续睡了过去。


宗大伟这次出差的是个小国家,医疗条件有些落后,再加上宗大伟伤到了腹部,短时间内也难好起来,无法完成工作。于是干脆就把宗大伟转回国了。


后面就是交代工作,受着伤被转运回国等一系列的事情,让受着伤的宗大伟没有精力去想其他的事情。


加上看到自己说没啥事的消息,宗大伟有些心虚,就更加不敢主动联系成朗。


一时间也就没察觉到,成朗也好几天没有理他了。


等到回国,在医院安顿好了,宗大伟才猛然发现,成朗已经两三天没有联系他了。


宗大伟拿着手机,思考着现在告诉成朗自己受伤了,应该也不算太晚时。


宗大伟很不幸的发现,自己已经被成朗拉黑了。


“不能吧?我受伤到回国也才3天而已,3天没敢跟小朗联系,他也不至于拉黑我吧?”宗大伟极其郁闷甚至有些不解的说道。


“确实不应该,你受着伤,又还有工作要交接,朗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,”章宁在一旁分析道。


宗大伟看着手机上最后的聊天记录,一脸疑惑的说着,“难道跟我做完手术刚醒来,跟他说我没事有关系?他那时候应该也不知道我受伤了吧。”


“那个,宗宗,你没有想过,朗哥是新闻司的,”章宁在一旁听着宗大伟的自言自语,默默的开口说道。


宗大伟有些僵硬的看向章宁,彻底沉默了。


成朗是新闻司,像这种外交官在别国受伤的事情,新闻司都是需要知道的,以免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提问。成朗虽然不是发言人,但身为新闻司的一员,成朗知道这些事情是很正常的,更不要说他和宗大伟已经结婚,整个新闻司都知道他们的关系。


过了许久,宗大伟才试探性的开口道,“你说,我只是做完手术麻药劲还没过才逞强说没事的,小朗应该不至于那么生气吧?”


“瞒就是瞒了,”章宁怜悯的看着宗大伟,说道,“自求多福吧,宗宗。”


2、


宗大伟拿着手机忧愁了半天,不知道要怎么办时,还是章宁在一旁提醒他,可以试试打电话。


毕竟职业的问题,万一有些什么工作上的问题,成朗应该不至于把宗大伟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。


“今天工作日,还没到中午的休息时间呢,我说宗宗啊,你也不是伤到头啊,”章宁在旁边感叹着。


宗大伟停下了拨打电话的手,并且因为心情焦虑着,懒得回怼章宁损他的话。


宗大伟算着时间,一到成朗平时吃饭的点,宗大伟的电话就迫不及待的拨了过去。


电话响了,成朗拿过手机,看着上面备注为“老公”的联系人,咬着牙呢喃道,“啥时候又改了我备注。”


成朗坐在工位上,微皱着眉头,显然还在生气,但到底还是接了电话。


“有事?”成朗的语气很冷酷,引得旁边还在办公的同事都忍不住看了过来。


“那个,领导,我回国了,”宗大伟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
“我知道啊,不过你不是说你没事吗?”成朗带着明晃晃内涵的语气说道。


“对不起,领导,我错了,我不该骗你的,”宗大伟语气诚恳的道着歉。


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,成朗最讨厌撒谎了。自己却还在受伤这种事情上骗他。


说自己那时候麻药劲还没过,整个人还迷迷糊糊才做出瞒着成朗的事情。宗大伟突然就不愿意说了,错了就是错了,他确实骗了成朗,宗大伟不想找借口。


宗大伟语气里的诚恳,成朗怎么会听不出来。正是因为听出来了,所以才又气又无奈。


“我还有工作,先挂了,”成朗说道。


“哎!小朗,”宗大伟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,有些傻眼了。


不都下班了,还说有工作挂电话,难道成朗已经气到这个地步了吗?


章宁看着整个人都快自闭了的宗大伟,内心感叹着爱情力量的强大,估算着自己现在安慰宗大伟他也听不进去,拿出了手机偷摸录着宗大伟。

边录边想着,以后一定要拿出来回忆回忆。


成朗是真的有工作,因为宗大伟身为外交官在外国受伤的事情,新闻司最近有些忙。过了平时的午饭时间了,整个办公室还是满满当当的人在忙活着。


“先去吃饭吧,”时间实在是有些晚了,新闻司领导让大家先去吃饭。


成朗都站起身,跟在众人的身后准备去吃饭了,但是想到了医院的宗大伟,叹了口气,还是有些放心不下。


饭都没吃,打算趁着吃饭时间到医院看看宗大伟怎么样了。


3、


{好像有些不太舒服},刚到医院的成朗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状况默默的想着。


{难道是因为还没吃午饭?不应该吧},成朗自认身体还没有那么弱,只是一个中午饭而已。


不管了,先去看宗大伟比较重要。

中午的休息时间本来就不长,医院离外交部有点距离,一来一回,成朗看望宗大伟的时间就有些赶了。


幸好成朗是知道宗大伟住哪个病房的,直接就往宗大伟的病房赶去。


刚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来的争执声。


“不可以,你现在还不可以出院,”医生语气严肃的说道。


“我不是要出院,我只是让你先帮我把针头拔一下,我先出去一会,我会回来的。”宗大伟急忙大声说道。


“你现在伤口都还没开始愈合,还不适合走路,”医生很决绝的拒绝了宗大伟的要求。


“对啊,宗宗,你腹部还那么大的伤口呢,”章宁也在一旁劝道。


宗大伟还吊着针水就打算出院去找成朗,章宁实在劝不住了只能搬来了医生,于是就有了成朗开头听到的一幕。


成朗咬着后槽牙,感觉更生气了,推门刚走了进去,就看到宗大伟试图拔针头的动作。


“哎,哎,你别动,”站在旁边的医生立马制止了宗大伟的动作。


“宗大伟!!!”成朗怒道。


宗大伟抬起头,听着成朗愤怒的声音,一瞬间感觉自己似乎彻底完蛋了。


下一秒,看着成朗摇摇晃晃想要倒下去的身影,宗大伟立马反应了过来,“小朗!”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把针头一扯,就想要去扶成朗。


起得太急,牵扯到腹部的伤口了,神经刺痛的感觉,让宗大伟一瞬间停住了动作。


还是章宁反应了过来,去扶成朗。

  

  

————

后续在彩蛋里


评论(26)
热度(320)
  1.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炎寻 | Powered by LOFTER